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请致电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,特此声明。

青云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,如果从Google地图上找,根本找不到这个镇子。青云镇前就是青云山,现在是一个国家级的民俗旅游区,山上还有一个小村子,叫做青云村,有几十户人家,就靠这个旅游区来谋取生计。

快到春节了,家家户户忙着赚钱,最近物价又上涨了,去年苹果还两三块一斤,今年已经四五块一个了,土地都划归旅游区,只能靠买吃的,也就只能靠赚钱,赚钱就要靠游客。

然而山毕竟是山,冬季哪有人来吹风受冻?村里的人也只好外出打工赚点钱,抓紧赚点钱置办年货,把老人小孩留在家里碰碰运气,偶尔碰上不怕冻的游人,还能坑一把。

不过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寒冷,整个村子笼罩在阴湿的雨里,灰蒙蒙的天空,迟迟见不到阳光,常常走在路上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(……向左走,向右走)

然而更悲剧的是,上周来了一个叫做黄天霸的恶人(……此恶人名不解释),封锁了手机、固话、网络、道路交通……总之一个人就把整个青云村与世隔绝了,天天吃喝都逼留守的老人小孩伺候,且饭量极大,一天的饭量就要吃掉一户的余粮,连地主家的余粮也只够一天,且一有反抗,就拳打脚踢,全村人也打不过他,于是老人小孩开始受饿,苦不堪言。

这时候就是英雄出场的时机了:今天轮到小明家伺候黄天霸,三岁的小明家就剩下他跟八十岁的奶奶留守。

小明的奶奶望着小明稚嫩的脸庞,懦懦的说:“狗蛋啊,黄老爷一天就吃我们全家的粮,我们也没办法,哎~怎么办啊?”

望着奶奶老泪纵横的脸,小明的眼神慢慢坚毅起来,说:“奶奶,你先做点菠菜汤给我喝,然后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于是两人凄惨的喝了点菠菜汤。

小明沉着的说:“奶奶,我已经喝了菠菜汤了,我想出办法来了,咱们做水饺给黄天霸吃吧,把家里的面全做水饺。”

奶奶说:“咱们藏起点来吧,隔壁老赵家就藏了点小米,他们家都是米粉。咱们是果粉,藏点煎饼,还能做煎饼果子。”

小明胸有成竹的说:“不用,咱们就全包水饺就行了,山人自有妙计。”

于是两人开始包水饺,包了有四五个小时,终于把所有的面全部包成了水饺,这时候黄天霸也来了,一看锅里满满一大锅的水饺,足足有一百多斤,咧着嘴笑了:“你们算是识相的,隔壁老赵家竟然藏粮食,让我给揍了个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小明奶奶吓得哆哆嗦嗦:“老爷吃饭,当然要吃好的,他们太不识抬举了,应该揍。”

一个小时过去了,终于水饺都熟透了,黄天霸张嘴就要从锅里捞,小明赶忙拦住:“老爷,烫,我给您凉一下。”

于是小明把所有的水饺放在漏勺里,然后到水缸里过了一下,水饺立刻就凉了。

黄天霸吃吃的笑道:“你个熊孩子还挺聪明,果粉就是比米粉强点。”

黄天霸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就把所有的水饺倒进嘴里,又一口就全部咽了下去,看的小明和奶奶目瞪口呆,黄天霸拍拍肚皮,满意的笑了。

片刻后,小明也笑了。

黄天霸一瞪眼:“你笑什么?”

小明慢慢的说:“水饺皮凉了,馅还是烫的,而且我们在馅里多放了油。”

黄天霸瞪着眼:“那又怎样?”

小明又慢慢的说:“我们要找个地方把你埋了。”

黄天霸道:“为什么要埋?”

小明道:“因为你马上就会被烫成死人,死人都要埋的,不埋就会发臭,虽然冬天还能保鲜,但是冬天来了,夏天还会远么?”

话音未落,黄天霸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,开始打滚,身体的柔韧性就像一流的体操队员一样,扭来扭去(据传有一种在地上打滚的舞蹈由此而生),半盏茶功夫,他的动作越来越慢,最后指着小明痛苦的道:“多谢你教我一课,我还会回来的。”终于闭上了眼睛。

电话通了,网络通了,小明在微博上发言:“吃水饺要注意安全”。

镇政府高度重视此事,宣传部专门为小明的智勇双全开了表彰会,奖励五千元,并且小升初,初升高,高升本统统加分10分;同时对黄天霸一口能吃一百斤水饺的事表示,纯属谣言,要求村民不传谣、不信谣,要相信唯物主义科学世界观,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一口吃掉一百斤水饺;同时要求保持青云山旅游区的原始生态,归还一部分土地给村民,能够老有所养,不至于八十岁老人还要对游人进行坑蒙拐骗的艰辛劳动,让老人有一个安逸的夕阳红。

2012-7-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