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朦胧

突然忘了打开台式机要干嘛了。

博客系统更新要求php版本高了,就调整了一下。

好像以前有个家伙跟人聊天总在凌晨三点一刻?还是我已经糊涂了?有这么个事么?

原来是痞子蔡的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,女的叫轻舞飞扬,死了。

总在想,人总是要死的,纵观历史,有钱的记住的没几个,有权的包括皇帝在内,也就记住那些,反而是文艺青年现在还能被活着的人常常提及,也能折磨一下现在的学生,所以,好久以前就想写文学巨著,成为一个伟大的文艺青年,等我死后,我后代还能提起来吹牛逼,就那谁呀……

然后发现,其实做一个普通人也挺好的,因为本就是一个普通人。

当然,本人还是认为自己是很牛逼的。

雷锋来了

从小就学雷锋,写个作文也要“突然想起来了雷锋同志,于是巴拉巴拉巴拉巴拉”,就做了好事。

人帮人是人性使然,但是某些既定事实使得我们不能互相信任,别说事不关己,即使有些事情是自己负责的都要想方设法摆脱,说不准就被讹上。

钱,已经成为了生活的顶梁柱,好像活着就是为了钱,无利不起早已经是多数人的表现。

闲聊时,你说某某某升了,正科级了;他说谁谁谁薪水涨了,比咱们高多少多少。却从没人说网站流量多少了,搜索引擎收录多少,也没人说那个谁电脑水平多高多高,或者谁做饭多好多好。

名利已然是我们的追求,还谈神马?

红歌是不是治疗癌症?雷锋能不能让某些人有人性?

同时最恶心一句话:美国建国都二百多年了,我们才多少年,不如美国是正常的。

上梁不正下梁歪。正常你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