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儿子啦

这一周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,当护士推开门告诉我“男孩,7斤7两”的时候,我竟然波澜不惊,好像愣住了,然后就让母亲和岳母赶紧打电话通知其他家人,然后就是长达两个小时的等待,看到一个丑啦吧唧的儿子出来了。

一直到晚上我独自回家,一个人在家里才有点想落泪,想大喊,想痛哭。

其实从来没考虑过儿子或者女儿的区别,家人问起也总是不想去偷偷做B超去查,总认为男孩女孩都不错,然而结果是男孩,心中总还有些沾沾自喜。

只是到现在还感觉是做梦:我有自己的孩子了,我做父亲了,有些陋习要改掉,有些习惯要改掉,有些知识要学习,有些事情要妥协。

我好像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我,又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;也或许是因为有了孩子,我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我,因为我做了父亲,注定要丢失一些东西。

比如,现在就要抓紧睡觉了。

十年

总是感觉电视上“十年后”、“二十年后”是多么的可笑,多么的遥远,可是自己回头一看,距离自己高考也已经十年了。

十年前,什么都不懂,总以为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,时间还长的很,可以任意的去琢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;可是十年后却感觉什么都不可能,只能老老实实的干自己的工作,而时间也像是流水一样,在不知不觉中溜走,自己想做的从未有时间,即使有时间也是拖延开来,然后像只狗一样趴在电脑前玩游戏,美其名曰:休息放松一下。

楼梯上,或者看到一件老东西,甚至在厕所,都感觉这十年的经历就是一个梦,仿佛还是十年前在爬尚未爬完的楼梯,手中刚拿到这件东西,或者是刚到厕所而已,人生的十年就这么没了?

可怕的是,的确就这么没了。

十年前,可能是陈奕迅的《十年》刚刚问世,当时随口哼着的歌曲竟然让人蓦然一惊,生命如此短暂,我们开始有自己的妻子儿女,开始变成当初我们蔑视的一群人,莫非这就是生活么?

当初听郑智化的《原来的样子》,自己也扮作沧桑的样子,发一些人生无常的感慨,于今,却成了真,“也许从一个起点,却走向不同方向,我们在红尘中渐渐的模糊了原来的样子”,又像是筷子兄弟的歌,当初的同学,朋友,现在已经有人天天西装革履,游走于推杯换盏之间,抬手就是多少万;而有些人包括自己,却天天在为生计奔波,就像MV里一样,有人做了按摩小姐,有人在吃着杯面赶工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