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什么好说的

单位领导响应先进思想,上班到除夕除夕除夕除夕

明天上班,请假,先回岳母家,后天回老家,你权力来自上面,就TM对上面负责吧。

李娜不夺冠,副省长是否还去接机?

保重吧,据称,浙江49例中12例已故,小心禽流感。

活下去就是胜利,熬死老的,欺负小的,美好的生活。

活着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同时非常幸运在这样的环境还能活着。

 

测试一下

搜索引擎是不可能消失的。

浏览器是不可消失的,将来电脑也许真的就只有也只需要一个浏览器了。

各种移动app比重会增加,但是无法取代浏览器的位置。

聚合也是这个浮躁时代的产物,除了某些行业的人,只有无聊到蛋疼的人才会去看各种新闻看到手抽筋,正常人都是打开浏览器,搜索自己要找的内容,看完,关闭,收工。

测试个图片。

201207101281.jpg

有些人在玩计谋

全国域名解析出错,已经好几天了,但是元芳,这其中必定有诈。

环球网称,解析出错的域名都指向了一个ip地址,而这个IP地址是“自由门”的开发者的公司,新闻标题则是“中国互联网突遭神秘攻击,涉事ip指向翻墙软件公司”,后面还留有后手的说,也可能是黑客利用这个ip作为跳板发动的攻击,并不一定就是这个翻墙软件公司做的。

这事情异常的微妙,域名解析到一个ip地址,并非说攻击来自这个ip地址,我把我的域名解析到随便一个ip地址都行,虽然没有响应,然而你说我解析的ip地址很可能就是黑客的ip或者是跳板,那简直是扯蛋,这说法到底哪里成立?

一个黑客,用自己公司的ip地址1.1.1.1攻击了某服务器,然后把域名都解析到了1.1.1.1上面,他智商难道比环球还要低?

是不是有人在利用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,故意抹黑这个公司,自导自演的一出戏?或者是伟大的墙误操作?

看事情要对立着看,是不是这个公司做了这件事,然后故意解析到自己的ip地址来洗清嫌疑?

真是一场好戏呀,雪姨,有些事,你永远也无法知道真相。

别买小霸王

老婆要给同事的小女孩买个点读机之类的东西,淘宝了一个小霸王平板学生电脑,7寸,500,8G,软件倒是挺不错的,可惜屏幕太差,声音也不好,电池估计能用两个小时就烧香了,反应迟钝,不知道内存多大,而看评论却全是好评,出货量也不小,淘宝现在真是不坑人不舒服自己了。一分钱一分货,这货也太差了。

上周去科技市场买机箱,顺便看了看学习机,读书郎的,1650,7寸的,感觉挺不错的,屏幕清晰,配置也高,运行流畅,学习软件非常不错,现在小朋友真的好有福气,学校被灌,回家还要用机器灌,灌满了就成才了。

小霸王,其乐无穷。

手机上装了个《猜你小时候》,看到熟悉的东西,突然很怀旧的感觉,温馨、淡然、平和、宁静,然而,现在只能靠回忆来抚慰自己了。

 

换机箱悲剧

科技市场一百五买个所谓高档机箱,兴致冲冲的清理灰尘,转移主板等,悲剧的发现,24+4针两根线都不够长,这是有多悲伤的人品……

不过,科技市场真的就跟菜市场是一样一样的。

改天还要去买延长线。

我去年买个了表,大金表。

最强大脑

今晚看了点,应该是重播,有个算术很厉害的叫做周玮的,据说从小被医学鉴定为脑残,看到脑残我差点笑了,原谅我笑点比较低吧。其实总有些怀疑电视节目的真实性,因为我参加过一次也是唯一参加的一次电视节目录制,百分百的演戏。

倘若周玮真的如此厉害,我心里倒真不晓得是羡慕他,还是同情他了。不过节目终了,眼睛还是有些湿润。

我们之所以称自己为正常人,只不过是因为我们都很普通,在许多方面都差不多而已。这时候一个另类出现了,跟周围的人不一样,外观、观点、行为等等异于常人,于是我们就要鉴定他一下子,残疾人、愤青、精神病之类的称号脱口而出,仿佛我们就是标准的制定者,就是上帝的代言人。

数学真的很没用,我们用到的不过是超市买点东西,算一下银行利率,偶尔行业内有些公式套用一下而已;但是另一方面,数学却又无所不在,使用的计算机、手机、路由器、电视机……家里的所有电器,以及住所建筑物设计,没有哪一样东西能够脱离数学的应用。

如果我理解不错的话,数学应是抽象思维一类的东西,而周玮的抽象思维,想必是异常强大的了,然而他却被鉴定为脑残——用的肯定是正常人制定的标准。如果用古代的阴阳平衡而言,有缺陷,必定会有强于常人之处;也就是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,但是也给你开了一扇窗。

然而我们平常人的家里必然有门的,当看到有一家人开了两扇窗,却没有门,恐怕就免不了要议论甚至嘲笑一番了。

不过,他们虽然进出不方便,却可以看到比我们更多的风景,也许有时我们也会羡慕他们吧。

然而,大多时候,我们还是沉浸在“正常人应该做的”、“有用的“事物上,不可自拔。

淘宝统一中国

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!
据说台的批踢踢论坛(好惊爆的名字)已经热爆了,台同胞不选台省就不发货还是不包邮,为此我们伟大的领导还曾答记者问。

颇有些自豪的语气。
本着愤青的观点,我想说,如果事情反过来的话,台的一个购物网站如此做,我们恐怕已经无法访问它了。

农夫与蛇

《农夫和蛇》的基本情节是:有一个寒冷的冬夜,农夫在路边拾到一条被冻僵的蛇,他觉得蛇很可怜,于是便把蛇搂在怀中,为它取暖。未几蛇醒来,竟向着农夫的胸口大力一咬,令他中毒死亡。

如果我们假定蛇这个东西是众所周知的邪恶的、不可亲近的,那么这个农夫必然是昏了头脑,又或者被催眠了,也或者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想要跟蛇做一笔见不得人的交易,所以才救了蛇。

而蛇咬死农夫,一个可能是它本身就是邪恶的、天生的反面角色,《圣经》开篇就说了蛇是邪恶的东西,而且一定会咬女人的脚跟;另一个可能,蛇可是冬眠的动物啊,当你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,那肯定是恼火的,所以咬他一口先。

这个寓言告诉我们:不要怜悯恶人。 继续阅读“农夫与蛇”

育儿杂谈005

继续读《爱和自由》,越发感觉其实这本书其实是给那个什么以马内利,还是蒙特梭利教育做的宣传,继而越发感觉不以为然了。

不过,其中有关于孩子多动的一个解释不知是否合理,如下所述,你的孩子正在做一个你不想让他(她)做的动作或行为,而你又不想去生硬的阻止他(她),于是你就假装做了一个动作或者一件事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,让孩子注意到了你的动作,而成功的阻止了孩子的行为。而书中说这很容易导致孩子的注意力分散和多动症,会导致孩子将来做事的耐心和毅力不够。 继续阅读“育儿杂谈005”